d5淡圈。
最萌cp是里萧
主文野太中太芥芥樋,混creepypasta、文野,小英雄以及一些冷番
文画cos三修
QQ3485038400可扩,
垃圾一个,学业不繁忙,请来找我玩!

【里萧】是你(31)

31

“林萧萧!南湘湘!!你们吓死宝宝我了啦!哇塞南湘湘你这新造型好像印度人唉!”一个涕泪横流的雄壮女人带着矫情的哭腔生生把两位病人在睡梦中吓醒。

“宛如。你要是再用‘宝宝‘和’了啦‘什么的诸如此类的词汇,我立马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南湘晕乎乎地坐起来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南湘你讨厌了啦,天气预报说明天阴天。”唐宛如挤眉弄眼ing。旁边的林萧似乎也接受不了这份刺激的早安问候,直接跳下床去给了唐宛如一个脑瓜崩。

唐宛如消停下来,找个椅子坐下,神情严肃地皱着眉看向她们两个人。“话说回来,你们大半夜的这丰功伟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个个把自己弄的五彩缤纷五光十色五....”“作为一个语文系毕业生,我十分负责任滴告诉你,你不需要这么用你五花大绑五马分尸的形容词。”林萧残酷地打断宛如。

“别闹林萧,你知道我是那个意思。”唐宛如风骚地挤了挤眼睛。“简而言之,你们为什么被打了??”

“简而言之,就是我妈妈吸毒欠了钱席城把我的工作地址抖出去给追债人。”南湘面无表情地摊手丢出一番令人震惊的话,看着目瞪狗呆的宛如。林萧也略带震惊地看着南湘,她也没想到南湘会如此平静地说出她的耻辱和痛处。

房间里一片鸦雀无声的时候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只见一个发形如板栗脚踏恨天高浑身上下将奢华演绎到极致的女子趾高气昂地走了进来,居高临下地将一份打包好的盒饭拎到林萧面前,俯看着林萧,林萧配合地伸出双手,盒饭袋子“啪嗒”一声落入林萧手里。“Your love breakfast.”林萧满意地抬头眼睛笑得弯弯,“谢谢女王大人!”

顾里走到南湘边上,看了一眼正皱着眉看她的南湘,把另一个塑料袋放在南湘床头柜上。“顺便给你也带了一份。”从始至终没正视南湘一眼,然后转身,终于看到了呆若木鸡的唐宛如。顾里嫌弃地看着宛如,困惑地来了一句“你谁啊。”

林萧立刻嘴里塞着个煎饼果子站起来,搭着顾里的肩膀,介绍到:“这位是宛如,我好朋友。”又把手平摊指向顾里。“宛如,这是顾里,我的上司。”

唐宛如应了句“你好”然后思索一会儿。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几秒后突然瞪大眼睛指着顾里“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开法拉利跑车送林萧回家的霸道总裁是不是!!oh~多么浪漫的...”在唐宛如扭动起壮硕的身躯之前,林萧撕下一块煎饼果子面无表情地怼进宛如嘴里。两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唐宛如眼睛瞪大,滴溜溜转了一圈,动了动嘴巴咽了下去,然后咂巴咂巴。“那啥,林萧,我这么老早来看你们都没吃好...再分我一口呗...”林萧无语地白了她一眼,直接将手中没怎么动的早餐直接递了过去。“诺,我没什么胃口,送你了。”

看着唐宛如欣喜的目光,顾里立刻双手抱胸瞪了林萧一眼。“林萧,你这样三餐作息不规律,还好意思不得胃病?”“三餐我不知道,作息是真的不规律了,谁叫某人总让我放心不下,一熬一起熬到凌晨两三点钟。”林萧很贱地摊了摊手。顾里微眯着眼,水晶指甲前段轻轻拂过林萧一缕挂在额前的碎发。“林萧,今晚,我要你陪我“加班”。下班后,一定不要走哦。”林萧觉得全身上下一阵恶寒,赶忙讪笑了一下,把顾里连带自己一起推出了房间,门在她们身后啪嗒一声关上。

房间里,一个头两个大的南湘和唐宛如瞪着眼睛面面相窥,沉默许久,同时蹦出来三个字:“有奸情。”

 

南湘不能立即出院还得躺几天,林萧的伤本就是小伤,第二天就直接出去继续工作了,不做大幅度运动都没有问题。

林萧兴致满满地走近办公楼,去往顾里办公室时的路上看见顾里,顾里背对着她。刚想打招呼,眼光一瞥看见顾里前面一个高大的男人。是顾源。

两人似乎在聊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之间顾源越说越激动,语调都高得不耐烦了起来,而顾里一直是双手抱胸,脊背挺的笔直,声音冷漠,语调平静得可怕。顾源一点点被激得恼火,因为是在公司里面,顾源当然不好发作得太大声,不由分说地抓住顾里的手腕想要带她去办公室里,顾里想要甩开,奈何没有这个力气。

林萧按耐不住了,疾步走上去抓住顾源的手腕,顾源看向她,愣了一下。林萧在两秒后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连忙又松开。“不好意思顾部长,财政部长那边叫顾总监处理一些事务,比较急,能先请顾部长把手松开吗?”林萧脸上挂着职业笑。顾源看着林萧,一个复杂的眼神转瞬而逝,随后不甘地松开握着顾里手腕的手。顾源正视着顾里,顾里毫不畏惧地回视着。“顾里,我还是那句话。我和你说的你要考虑清楚。”然后一刹那收回目光转身离去。

看着顾源的背影,林萧脸上的假笑渐渐消失。“走吧,回办公室。”一开口语气却是没来由地冷淡。林萧走在顾里前面,心中憋闷,竟没问顾里问题,也没看顾里一眼。

这一整天林萧都没怎么和顾里说话,一改活泼黏人的常态。下班后,林萧收拾好包起身就要走人,被顾里一把拉住,又被林萧不耐烦地把手抽回去。“林萧,我知道你一整天在跟我气什么,能不能别耍你那小脾气...我和顾源真的...”“打住!”林萧皱着眉头声调抬高。“我根本不想知道你和那个顾源怎么怎么样,那跟我根本没关系,我也没有和你气什么,我现在要回家了。”话音刚落林萧又抬腿要走。

“林萧。”顾里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带着一点无奈和挽留。林萧顿住脚步,没有转头。“等我,今晚回我家。”

林萧停顿一两秒,终是没有回头,走上前搭上了电梯。顾里眼神中露出一丝落寞。

顾里加班到七点多钟收拾东西下楼,到一楼竟看见林萧在窗户边上的椅子上坐着,手握作拳头状撑着脸,眼睛微眯却是在小憩。听见脚步声,林萧立刻从浅浅的休眠中醒过来,一睁眼看见面前的顾里。“怎么这么慢啊你。”林萧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快...还有幽怨。

顾里见此状微微笑了笑,心里踏实了很多。她向坐着的林萧伸出手,“走了。”林萧停在那里,过了一两秒,终是把手搭在顾里手上,起身。

“今晚想吃什么?”顾里坐在驾驶位上启动汽车。林萧摇了摇头,“没胃口,不吃了。”顾里立刻微微紧张起来,“怎么了?胃又难受?”林萧垂下睫毛,再次摇了摇头,“没有,就是不想吃。”顾里当然明白林萧还跟她在闹脾气,也没有强求,“那先去我家。”见林萧没有反驳的意思,顾里权当她默许,油门一踩把车发动起来。

林萧闷闷地一改常态到了顾里家就窝在沙发里玩手机,顾里坐在一边看了她好久也不自知。林萧似乎感觉到什么,一抬头看见顾里正定定地看着她,眼睛都不眨的,顿时觉得一阵没来由的尴尬,刚张嘴想说什么,门锁咔哒一声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我回来啦Lily~”

然后来者的目光定在沙发上一个点上,笑容瞬间消失。“林...林萧??”林萧同样瞪大眼“Neil???”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倒是顾里见怪不怪,招呼了他一下就把目光转回来到林萧身上。林萧注意力一下就不在白天的事情上了,捂着嘴惊讶地看顾里小声说:“你们住在一起?我怎么都不知道的?之前来你家没看见他啊?”顾里露出蜜汁微笑对林萧翻了个只有白眼球的白眼“那几天Neil出差。”林萧听到这心里一阵后怕。

顾里突然想到什么,眼神又一转,“小骚蹄子,你最近为什么回来都这么晚?据我的了解车模可不需要加班。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Neil的眼神呆滞起来,飞速扫了林萧一眼,眼神中带着询问。林萧恍然大悟,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示意她没有说。Neil松了一口气,“最近同事晚上约我出去打电玩,我就回来晚了。”顾里闻言露出狐疑的神色,刚要开口被林萧一把拉住:“顾里,你帮我去房间里换下药。”然后对Neil抛了个“不要迷恋哥”的眼神,Neil立刻投去感激的目光,风一般跑进他一楼的房间,上锁。

林萧拽着顾里上楼去,进了顾里的卧室就倒在床上。顾里皱着眉看她,“你今天不是换过药了吗?”林萧无辜地看着顾里,脱下外搭露出里面的衬衫,以及固定在衬衫上的保护肋骨的胸带。林萧挽起袖子,小臂上的绷带露了出来,“今天早上起晚了,没换。”顾里叹了口气,转身拿出医药箱。“林萧,你什么时候让人省点心。”因为林萧是躺在床上的,顾里只能俯在她身上给她换药,顾里低下头去解林萧手臂上的绷带,却不料林萧一个翻身将顾里压在身子底下。

林萧灼热的呼吸喷吐在顾里脸颊上,而她本人正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身下的人儿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自己的脸上浮现一抹蜜汁笑容。顾里脸色绯红,想要推开林萧又怕碰到她的肋骨,“林萧你干嘛,肋骨刚接好闹什么闹?”

林萧嘿嘿一笑,眯起眼睛。“顾里...你今天让我很不爽。”顾里辩解道:“我都和你说了我和顾源真的没什...唔。”话说到一半林萧的唇立刻堵住了她的嘴。林萧抬起头来,意犹未尽地舔舔唇,眼神中是说不出的暧昧。“我也和你说了,我不关心这些。”顾里缓过一口气来,气喘吁吁地看着身体上方表情玩味的人,耳边响起极尽魅惑的声音。

“既然你让我很不爽,不如今晚让我爽一下吧。”

【里萧】是你(30)

30


林萧坐在沙发上,思索着该以怎么样的方式把这十万块钱给南湘,即便是好姐妹间也有强烈的自尊心的南湘一定不会接受自己给她的帮助。况且奇怪的是,南湘最近总加班,晚上回来的很晚。


十一点钟,林萧收到南湘的短信。林萧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手机短信的内容,倏地清醒过来,大脑立刻被恐惧占满。


林萧心如乱麻,颤抖着手打开抽屉锁拿出一截小型电击棍,抓起外套穿上一双平底鞋匆匆往外走。背后传来看电视吃零食的宛如的喊声:“林萧,这么晚了你出去干什么?”林萧没有回应她,直接出了门。


恐惧像蚂蚁群般密密麻麻地爬上心脏顶端,让她喘不过气来。


只因一条短信——




“林萧,我在xx路那片巷子里,他们找到我了,我好怕。”




林萧自然知道“他们”是谁们。


林萧打了辆车,在车上迅速打110,电话却突然没电关机。该死!林萧下车后向南湘的方向飞奔而去。


千万别出事,南湘。


林萧一条条巷子地搜寻着南湘的身影。借着月光和昏黄的路灯光,视野的边缘位置猛然出现一片黑压压攒动的人头,连忙闪身紧贴在墙角后面。要赶快找到南湘!林萧探出头来,却看见那一群人朝对角的一条巷子深处走去,没有出来,然后便听见熟悉的声音,却是挣扎声。林萧的心霎时间被捏紧,冲动一下战胜了残存的理智,占据了大脑,拔腿就往巷子里冲过去。


一群大老爷们一下被一个女子冲散开,也是一时诧异。看到她的一刹那,南湘的眼神充满了不敢置信,担忧,以及...不易察觉的,欣喜。为首的男人愣了一下,立刻明白林萧的来意,狞笑了一下,满脸的横肉堆积起来。“一个不够,自己又送上门来一个。”林萧把南湘掩在身后,趁他说话的功夫悄悄拿出电击棍藏在身后,南湘配合地悄悄伸出手,将电击功率输出开到最大。


“小妞,你真的不打算替你可怜的妈妈把这些钱还给大爷我?”横肉男摆弄着手中的钢制球棍。林萧倒是带了钱来,拉了拉南湘的衣角示意要不要还钱,南湘却立即开了口:“我说过没有钱还你。”林萧也知道,这种情况下还不还钱这群人都不会放过她们。“没有?”旁边一个男人痞气地开口,“那就拿你自己来还吧!”说着一把将南湘拖起来,惹得南湘惊叫。林萧刹那间使出全身的力气,将电棍抽出来横击在男人的腰间。这一棍不可谓打得不结实,再加上强力电击效果,男人一下松开南湘抽搐着倒地,没有爬起来。横肉男脸色阴冷下来。“想不到你这贱娘们还有备而来的,给我打!”


身后少说也有六、七人,林萧努力护住南湘,用电棍防身,终是寡不敌众,头侧冷不防挨了一下,林萧一阵晕眩,吃痛地伏在地上。一个混混摇了摇被电麻的肩膀,恶狠狠地往林萧身上踹过去。林萧却没有感受到应有的痛感,转头只看见南湘护住自己后心,拳头如雨点般落在南湘背上。“南湘!你起来!”林萧挣扎着扶住南湘,一边低挡着攻势一边反手捡起已经没有电的电棍,就在这时身前的南湘突然惊呼一声“不要”便朝林萧扑过去,抱住她。


林萧只听到南湘一声闷哼,便感到南湘的身子软软倒在自己怀里。手指碰到南湘额角,只觉得之间湿润粘稠。站在林萧身后本来想偷袭林萧的刀疤男也愣住了,这一棍子不会打死人了吧。林萧愣了一下,看着昏厥的南湘,随即被心里突然升起的怒火操控,她抓起电棍,嘭地一下打在刀疤男侧颈,刀疤男痛苦地嚎叫一声,捂着脖子蹲下不敢再动。


两人面前仍旧有好几个人虎视眈眈地逼近,林萧只能抱紧南湘,护住南湘头部,任由拳头棍棒落在自己身上,疼痛使林萧忍不住低喊出声。横肉男也不是存心想打死她们,毕竟钱还没还。把林萧打到没有意识后将两人的提包带走,扛起几个受伤的同伙就匆匆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林萧昏昏沉沉醒来,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一样,动一下就疼。林萧拖着身子艰难地爬到南湘边上,南湘头部流着血,气息微弱。林萧急得快要哭出来,可身体软绵绵地又使不上力气。对了,南湘一般把手机放在裤兜里。林萧撑着身子将手机摸了出来。幸好手机还在,还没关机!看着锁屏,林萧输入南湘的生日,密码错误。林萧又颤抖着手指试了几遍,眼看要锁上了,输入了自己的生日,锁屏开了。她顾不得想这个,打开手机没有打110或120,却不假思索地先拨了顾里的电话号。


“您好,找谁?”顾里清脆的声音响起。“顾里...我在xx路的巷子里面...南湘受伤了,你快来救她...”林萧的声音虚弱且带着哭腔,十分无助。“发生什么了?我马上过去,你没事吧林萧?”“我没事,你快来...”林萧打完电话像是松了口气,昏昏沉沉地合上了眼睛。




顾里一边打了120一边开着车风风火火地往林萧说的地方赶。顾里到的时候救护车也刚好到了没一会儿,首先看到的是南湘满头是血的样子,顾里只觉得心脏收紧,屏着呼吸去找林萧的身影。顾里看到另一个担架上的人,连忙拔腿走近,看见林萧苍白的脸上因疼痛渗出的汗珠。“林萧?”顾里皱着眉头,轻轻叫了一声,声音里满是担忧。林萧紧闭着眼,没有回应她。


顾里抬头焦急地看向车上的医护人员,“她们怎么样了?”“那边那位患者头部受到严重撞击伤,需要立即处理。这位患者暂时看不到皮外伤,推测有骨折,需要去医院检查。你是家属?”顾里不假思索地点头,“是。”


“是姐妹吗?”医护人员不经意间补了一句。


“......是恋人。”




几个小时过去,南湘到头得来个重度外伤加上个三级脑震荡,身上还有多处软组织损伤,现在还在昏睡,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林萧则是左肋骨骨折一处,再加上多处软组织挫伤,皮外伤更是不计其数。


顾里推开病房门,只见林萧已经醒了,半坐着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脸色依旧不好看。顾里双手抱胸,缓缓走进来,在林萧床前环绕一圈,最后坐在林萧床沿上。“林萧,你给我解释一下,你们两个怎么了。”林萧低着头,干裂的嘴唇微张,“顾里,抱歉,我管你借钱,是给南湘妈妈还债用的。我...只是怕你对南湘有偏见,没告诉你真相,对不起。”


“所以说,那些人是找南湘讨债的?那为什么连你也打了?”顾里声音里带着恼怒。见林萧不说话,顾里又皱着清秀的眉开口。“不会是你知道了之后自己想去帮她吧?连报警都不报?林萧你脑子是不是都长你胸口上了?”


“不是的顾里...我手机没电了报不了警,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骗了你是我的错...”话还没说完,顾里倏地把脸贴近林萧,长长的睫毛甚至要触碰到林萧的脸,林萧睁大了眼睛定定看着顾里。


“林萧,你以为我真的只是在这件事上生你的气吗?我生气的是,你能不能保护好自己?!你这个月第二次进医院了,每次都做事情不考虑前因后果的吗?”顾里神情中露出星星点点的悲伤,仿佛是受了伤痛的小兽隐忍着不哭出来。“你知道么.林萧,我多怕。多怕我保护不好你,怕你因我而受伤。所以,为了我,保护好自己,行吗?”




林萧的眼眶一下就红了,她何曾看见过这样的顾里。顾里这是在祈求自己啊...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拒绝面前这个女子的关心;又有什么资格,让面前这个女子担心?


林萧将手掌覆盖上顾里的脸庞,“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别担心我。倒是你,最近没少熬夜啊,顾老婆婆。”林萧露出洁白的牙齿一笑。


顾里闻言嫌弃地甩开林萧的爪爪,“你才是老婆婆。你饿不饿?”


林萧歪了歪头,想想凌晨一点多钟吃什么夜宵。可是嘴巴却很诚实:“饿。”


顾里弹了她一个脑瓜崩,笑道“我出去买点吃的,你等着。”一只脚踏出门槛,顾里突然扭头。“林萧,你还记得,打你们的人长什么样子么?”


林萧描述了一下横肉男的样子。


顾里听完,转过头去。“我知道了。”声音平静如死水。脸庞转到林萧目光的另一面去,顾里的眼神像是两把冰刃,带着寒气刺穿一切。




一切伤害到林萧的事物,全都不可饶恕。

里萧情头的稿,打算画完自用,如果有有喜欢的也可以自己抱走(◐‿◑)

正在画上色

海的女儿...偶不,是海的男人。


【里萧】是你(29)

29


南湘凌晨两点多才回到屋子里,带着一身酒气。尽管她尽量把脚步声放的很轻很轻,但睡眠很浅的林萧还是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而小心地不吵醒宛如从床上爬起来,抱着抱枕走进客厅。


南湘大衣刚脱掉一半看见刚走出来的睡眼惺忪的林萧,赶忙又一下子穿上。“林萧,我吵到你了吗?”南湘开口。


“没有的事。都两点多了、你赶紧洗洗睡吧。喝酒了?晚饭吃没吃?”林萧揉揉眼睛,睁开大大的眼看着她。


“还没呢。”南湘无奈地表示没有。


“你等着,我帮你熬碗粥,再弄点醒酒汤。”林萧把手里的抱枕往南湘身上一丢,南湘接住,看林萧径直走到厨房。


南湘悄悄把衣服换下去,去洗了个澡,她洗了很长时间才洗掉一身的酒气,而后转过身对着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胳膊上斑斑点点的红痕提醒她,有些东西难以洗去。


南湘叹了口气,换上一件长袖睡衣走出浴室,却看林萧面前摆着粥和汤已经趴在餐桌上睡着了,脑袋埋在臂弯里面。南湘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轻轻拍拍林萧的后背。“林萧?回去屋里睡,在这里会感冒的。”林萧茫茫然抬起头来,清澈的眼对上南湘海一般深邃的眸子,愣了一下,随即道:“哦,好,你先喝了,也早点睡吧。”林萧打了个哈欠,和南湘俏皮地摆了摆手,抱着她的抱枕回了屋子里。


南湘看着她的身影关上门,嘴角洋溢的微笑瞬间暗淡,冰冷。吃完了林萧端来的粥和醒酒汤,南湘关上灯,走进黑暗的房间。


身形逐渐隐没于黑暗中。




“林萧,今天人手不够,Kitty去帮忙叫人了。你在顾里那边忙吗?”宫洺挂着个可怕的笑脸。


“啊...顾总监挺忙的,我不算忙。”林萧在走出宫洺办公室前冷不丁被这么问了一句,顿时站住了脚,心里暗叫不妙。


“那我教给你个任务。我帮你在顾里那里请个假,你现在到这儿去。”宫洺挥笔在纸条上写下一串地址,“去帮我催一下超人气作家周崇光给新品发布专栏稿子,今晚务必要拿到。这个月工资给你涨一点。”


没听错吧?宫洺这个伏地魔要给她涨工资?涨工资??此刻林萧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天上掉馅——大祸临头!




林萧敲了七八下门,那门才不情不愿地开了一条小缝缝。“你好,我是M.E林萧,请问是周崇光吗?”缝缝里面传来细若蚊吟的声音“嗯。请问什么事?”林萧立刻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好周崇光,我今天来是要你新品发布专栏文章的稿......诶你干什么!!”多亏林萧眼疾手快,一把扒住了即将合拢的门缝不松手。“哎你别关门啊!我我我手指头要夹断了!”


门后的人不情不愿地松了松劲,门一下子松了力气撞到墙上。


林萧揉了揉夹痛的手指,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这个人,自己那天在宫洺办公室前面碰到的不就是他么。


周崇光也皱着眉头,心里那叫一个叫苦不迭。早知道她是M.E的助理,跟本不该给她开门的机会!


林萧自来熟地直接走进周崇光屋子里,被惊呆了


这是人呆的地方吗,各种东西凌乱的程度超乎她想象。她再看周崇光,眼里带上了一些崇高的敬意。


周崇光呢,一进屋就往沙发上一倒,压在一沙发的未换洗衣服上,打起游戏来,任凭林萧怎么威逼利诱都不为所动。


林萧费力地在一堆衣服中找到电视遥控器,啪地关上电源。周崇光不明所以,可怜巴巴地抬头。“稿、子。”林萧俯视着周崇光,一字一顿着命令。


崇光像只受委屈的大狗子,认真地摇了摇头。林萧扶额。


没了游戏,周崇光整个人呈大字型扑倒在床上,趴着看玄幻小说。林萧一把夺过书,蹲在床沿边直盯着他。“稿子。要不别想看。”周崇光表示,不看他也不写。林萧扶额。


.......


林萧扶额,林萧不断地扶额。


最后林萧颓废地一屁股坐在在餐桌旁的座椅上,感觉她人生都没有这么失败过。她打开冰箱门,冷冻箱里满满两格的各种口味的进口冰淇淋。看到这里,林萧阴险地露出了老妈子的微笑。


周崇光感受到头顶压下来的人形阴影,抬起眼皮,看到林萧靠着窗台,津津有味地吃着什么东西...好像冰淇淋哦...


等下,冰淇淋???崇光受到了惊吓,蹭地坐了起来。“你放开它,让我来!!”林萧撇了撇嘴,看了他一眼,继续吃。“不来一趟都不知道你家那么多好东西,谢谢款待。”周崇光心头浮现不详的预感,冲出去打开冰箱门,满满的冰淇淋荡然无存。“林萧!!你把冰淇淋弄哪去了!!”林萧走过去,同情地拍了拍快要崩溃的男子,“亲,想要回你的冰淇淋吗?”崇光惊恐地看向林萧平静的眼睛,不出意料地听见那两个字。“稿—子—”




林萧满意地看着周崇光递上来的几页手稿,将快化掉的冰淇淋尽数放了回去。崇光精疲力尽地一脸生无可恋地瘫了下去,拿起一杯冰淇淋,打开一看化了一半。林萧同情地看着快哭了的周崇光,揉揉他蓬松的脑袋。“辛苦你啦,大作家。See you later!”然后潇洒地转身离开。


 林萧看了看表,快四点半了,可以赶上交公的晚班车。她永远忘不了宫洺拿到稿子时看向她的眼神是如此掩饰不住的惊讶,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点....敬佩?!不不不,肯定是我的错觉,林萧想。


下楼去顾里办公室,顾里坐在电脑桌前面已经等候多时。抬眼看了一眼林萧,慵懒地开口:“你下午的光荣事迹我都听说了,林萧。怎么样,稿子拿到了吗?”


林萧一下凑到顾里边上,在她耳朵边上吐气,弄得顾里痒痒的。“你女朋友我这么棒,怎么会弄不到的呢?”声音中带着小小的自豪。这下顾里的眼神变得和宫洺一样了。林萧:???“怎么了都这么看我?”


顾里收回惊奇的目光,摸了摸鼻子,“没事。”


“亲爱的,你今天还加班?”


“今天财务报表出来,就不用了。”


“那....晚上我请你吃饭?”


“好啊。请我吃烤肉饭吧。”


“啊?啊???”


“你有什么意见吗?我要吃烤肉饭,要不,你把自己送到桌上给我吃人体刺身?”语调轻佻了起来。


“小的不敢。嗻。”


?她的顾里到底肿么了?工作太累了脑子坏掉了?为什么连人体刺身这种东西都知道??这是何等的卧槽啊!


顾里在她身后目的达成露出一个“计划通り”的笑容。


半小时后,林萧和顾里分别坐在了小饭馆最大的一张桌子上,林萧瞪大了眼睛看顾里津津有味地吃烤肉饭,看一眼自己也吃一口。


“怎么了林萧?”顾里抬头。


“秀色可餐。”林萧立刻像做了亏心事一样低下头去,吃她自己的饭菜。




林萧坐在顾里车上,每次都是顾里开车把她送回家。顾里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和你朋友说我们两个地的关系?”林萧露出犹豫的神情。“其实,南湘她已经知道了。”“哦。”顾里反倒也不意外。“那你什么时候搬来和我一起住?”


林萧笑道,“怎么,女王你想我啦?”


顾里微微一笑,“你过来了我也多个人说话。”更何况是多一个白天可以给她扫地洗衣做饭晚上还能扔到床上让她操的Lucy呢。


林萧看着顾里,没有说话。




林萧的嘴张开,吸气,又不甘地合上。然后又张开。


“...顾里。”


“什么事?”


“那个...你能借我点钱吗?”


“没问题啊。你要多少?”


“...七万。”


林萧盘算了一下,南湘要十万,她现在积蓄有三万元左右,全拿出去还要这么多。


顾里一个刹车停在路边,定定地看着林萧。林萧一阵紧张,“...我是不是太过分了,顾里?”


顾里认真地摇了摇头。“这点小钱对我来说只是弹指一挥。只是,林萧,你要有什么困难、遇到了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顿了顿。“我会尽我所能去帮你,保护你。”


林萧握住顾里的手,抚摸着,直视着顾里黑洞般深邃的眼睛灿烂一笑。“顾里,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家里人用钱着急而已,我出一点力,没什么事。真的谢谢你能这么帮我!”


顾里揉了揉林萧毛茸茸的脑袋,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卡,“这张卡给你了,别担心,这是张空卡,我今天往里打十万块钱。”林萧抬头看着她,“可...”“你不用质疑我,另外三万块别着急还,你先拿着,万一有什么事我来不及帮你你还能用得着,你想自己花了也可以。”


林萧目瞪口呆地拿着卡片,突然鼻子就酸了一下,探身向前拥住顾里。“顾里,你就是对我太好了。到时候我离开你自己生活不能自理了怎么办。”


顾里把林萧轻轻推开,扶着林萧肩膀,唇角挂着笑意,红唇轻启:


“那你就更不能离开我了,因为我就是要养你一辈子。”

Breath of the Wild

i m Ben drowned.

算是个预告叭?《心瘾》

我...我想开架空新坑...写军中姐妹花,实力萧攻...有人想看吗?? 

1p瞎画,2、3p人设

手上一时爽时间火葬场

没错我《是你》更得都费劲你还想开新坑简直找死233

如果有人想看在底下留个名叭,我等《是你》完结来更《心瘾》。